德国大选影响几何?

本文来自格隆汇专栏:浙商宏观李超,作者:李超 、林成炜

金融领域均支持完善金融监管和欧盟体系,三党均支持碳中和但绿党最为激进。

内容摘要 


 核心观点

德国今年大选不确定性较强,可能出现三党联合执政格局,但政治风格民粹化的方向较为明显。当前执政的联盟党主张“小政府”但近期选情下滑;社民党、绿党等主张“大政府”理念的党派选情较为理想。综合选情发展以及党派政策理念考虑,未来德国同样可能出现“加税+基建”组合拳。但类似于美国,在党派制衡的作用下基建相关政策的力度可能相对有限,不会带来过强的基建和相关衍生需求。我们认为,2021年中国下半年信用收缩之后经济下行压力逐渐增大,货币政策逐渐走向放松,无风险收益率继续下行并形成股债双牛,权益市场我们继续看好科技成长股。

党派票决定政治格局&多数党决定总理,当前社民党、联盟党、绿党领跑选情

每四年选举一次的德国大选指德国民众投票选举联邦议院的议员,继而通过联邦议院的多数党选出德国总理。德国民众在大选中需要投出两张选票。第一张是议员票,第二张是政党票,政党票比议员票的重要性更高,直接决定议会的权力格局。新产生的联邦议院将投票选出德国联邦总理,德国总理需要获得联邦议院中一半以上的选票。鉴于德国政党众多,单一政党赢得半数以上席位并不常见,因此需要组成执政联盟,联盟组建完成后再选出总理,而后总理组建内阁。当前领跑选情的主要是社民党、联盟党、绿党。联盟党是默克尔所在的中右翼党派;社民党和绿党是相较联盟党具有明显民粹色彩的中左翼党派,绿党更是以对碳中和的执著理念闻名。

财政政策:联盟党主张小政府模式,绿党(更激进)和社民党主张大政府模式

联盟党主张“小政府”理念,主张降低税负并控制政府支出规模。税收领域,主张降低企业和个人的税负,对高收入群体相对更加友好。支出领域,主张减少基建等财政支出,尽快实现政府收支平衡,坚持债务刹车规定(实际赤字与预算赤字的差距需控制在GDP的0.35%内)并主张将政府杠杆率降低到60%以下。碳中和领域,同样支持在2045年实现工业部门碳中和,但在航空、运输等领域相对保守。社民党主张相对温和的“大政府”理念,主张减少低收入群体税负,增加企业税负,提高基建投资,支持碳中和。税收领域,主张减轻中低收入群体的赋税,着重针对大型互联网公司征税并把征缴所得用于推进碳中和。二是政府支出领域,主张增加基建投资但并不主张废除债务刹车。绿党主张相对激进的“大政府”理念,大幅加税并增加基建投资,大力支持碳中和。税收领域,除提高个人所得税和企业税还加征财产税。政府支出领域,主张放开债务刹车限制,启动价值5000亿欧元、为期10年的基建计划。碳中和领域减少对高碳行业补贴(柴油补贴,航空业补贴等)并新增汽车税。绿党在碳中和领域的主张最为激进,其余两党均主张2045年实现碳中和、绿党主张这一目标在2040年实现。

金融领域均支持完善金融监管和欧盟体系,三党均支持碳中和但绿党最为激进

金融领域,三党的政策分歧较小。全部主张完善金融市场的监管方式,并且支持欧盟欧元体系的发展,推动欧元的数字化和国际化。

碳中和领域,三大党派都对德国达到碳中和提出明确的时限以及相应的政策措施,其中绿党最为激进。联盟党和社民党均主张在2045年实现德国碳中和,2030年前减排1990年碳排放量的65%。绿党的环保理念更加激进,主张2040年实现全国碳中和,其中在2030年减少1990年碳排放量的70%,2035年全国100%覆盖可再生能源。

大选不确定性强但政治民粹化方向确认,德国或现加税基建组合拳但力度有限

今年大选的焦灼选情下可能出现三党联合执政。根据党派合作意愿以及Economist选举模型的测算结果,今年德国大选最有可能的政党组合为“红绿灯组合”(社民党+自由民主党+绿党),“牙买加组合”(联盟党+绿党+自由民主党)以及“左翼联盟”(联盟党+绿党+左翼党派)。虽然三党组合的潜在格局下大选结果仍有极强不确定性,但与当前联盟党+社民党的执政组合相比,三种概率最高的组合均出现明显的“左迁”,德国未来政治环境的民粹导向将明显增强,德国未来可能也将出现“加税+基建”的政策组合,但三党互相制衡格局下政策力度可能相对温和。虽然领跑三党中的社民党和绿党均有民粹倾向(联盟党主张小政府)。但社民党支持的加税力度相对有限;支出方面不主张废除债务刹车,财政纪律较为审慎。自由民主党则是相对温和的中间派,兼具自由主义和民粹主义,相对绿党的激进理念也会起到中和的作用。

美德均可能出现加税基建组合,但不宜高估其执行力度和衍生基建需求

德国当前的情况与美国较为类似。我们曾于前期报告《不宜对美国财政刺激力度过于乐观》中指出,不宜对未来美国财政刺激的整体力度过于乐观。1万亿美元基建方案投资周期长达10年,分摊至单年投资规模有限,新批资金仅5700亿美元,其余为存量资金划拨;3.5万亿财政预算框架由于赤字缺口过大,最终落地规模可能大幅缩水,向当前暂定的1.8万亿美元加税规模靠近,支出周期同样长达10年。综上,虽然美德未来均可能出现“加税+基建”组合拳,但在党派之间的政治制衡下对于落地规模不可过分乐观,不会带来过强的基建和相关衍生需求。2021年中国下半年信用收缩之后经济下行压力逐渐增大,货币政策逐渐走向放松,无风险收益率继续下行并形成股债双牛。股票市场重点看好科技成长股。

 风险提示 

德国选情变化超预期;新政府政策执行力度超预期


正 文


联盟、社民、绿党三党领跑,民粹力量明显崛起


> 德国大选的基本机制:党派票决定政治格局,多数党决定总理人选

德国的行政体制分为立法机构、行政机构和司法机关。立法机构包括联邦参议院和联邦议院。每四年选举一次的德国大选主要是德国民众投票选举联邦议院的议员,继而通过联邦议院的多数党选出德国总理。

德国民众在大选中需要投出两张选票。第一张是议员票,从自己的选区中选出议员(候选人来自于不同党派推选的代表),票数多即可胜出,无需获得半数以上选票;德国共有299个选区,议员票选出来的299位议员在联邦议院中占据相应的299席。第二张是政党票,比议员票的重要性更高,直接决定议会的权力格局。一个党派至少要获得5%的选票才有资格获得席位,所有入围联邦议院的政党按照选票计算其席位比例。

德国大选中,较多选民可能将政党票和议员票投给不同党派。导致议员票对应的党派结构和党派票不同,部分党派在议员票中的占比可能高于党派票。在该种情形下:一方面,要保证每个议员票产生的议员都进入联邦议院;另一方面,要保证联邦议院的整体席位结构和党派票的选举结果一致。所以要对部分党派按比例进行席位补偿,即产生了所谓的“Overhang And Balance”席位,导致最后的席位数量超过598个(议院的席位基数为598个)。例如,某党派通过政党票获得10个议席,但该党有15名候选人通过议员票直接当选议员,多出的5位议员仍然可以进入联邦议院。但为了避免对其他政党产生不利影响,其他所有政党也能按照比例增加议席。

新产生的联邦议院将投票选出德国联邦总理,德国总理需要获得联邦议院中一半以上的选票。鉴于德国政党众多,单一政党赢得半数以上席位并不常见,因此需要组成执政联盟(coalition)。最大党联合其他较小的党派组队,联盟组建完成后再选出总理。总理选举在新一届联邦议院正式成立后进行,由总统负责提名,议员进行投票表决。但由于执政党或执政联盟拥有绝对多数议席,总理人选基本可以在表决前确定,获选后任职4年,没有连任次数限制。决定共同执政的政党会通过谈判达成一份联合组阁协议,其中涉及新政府的施政纲领和内阁各职位归属等问题。

> 今年大选联盟党、社民党和绿党暂领先,联盟党为默克尔所在党派

德国将于2021年9月26日举行新一届联邦议院选举,选举后将产生新政府。现任总理默克尔已经执掌德国16年,本届任期期满后将不再寻求继续竞选总理或联邦议员。因此,本届联邦议院选举倍受瞩目。在2017年第19届联邦议院选举中,最终通过5%门槛的政党有联盟党、社民党、绿党、自民党、左翼党和另类选择党。其中联盟党为默克尔所在党派。今年参选的主要政党有联盟党(CDU/CSU)、社民党(SPD)、绿党(Grünen)、左翼党(Linke)、自民党(FDP)、另类选择党(AFD)。目前社民党、联盟党和绿党位列前三。

一是联盟党,属于中右翼党派,由基督教民主联盟和基督教社会联盟共同组成。前者简称基民盟(CDU),是德国最大的政党之一,默克尔是该党第一位女性领导人,并领导至今。后者简称基社盟(CSU),是来自德国巴伐利亚州的一个基督教保守主义政党,该党以基督教社会主义为指导。1947年,两党基于共同的政治倾向,即基督教民主主义和自由保守主义,结成联盟党。支持联盟党的选民主要有老年人、基督徒和农村居民。本届选举中,联盟党的候选人是阿明·拉舍特是现任基民盟主席,是默克尔的潜在继任者。拉舍特曾经担任过德国联邦议院议员和欧洲议会议员。

二是德国社会民主党,简称社民党(SPD),是一个中左翼政党。如今,社民党把社会民主作为它的一个主要政见,提倡加强社会市场经济协调发展,强调公平分配,利用社会福利制度保障弱势群体的权利。支持社民党的选民主要来自德国西部的工业地区。2013年至今,社民党连续两届与联盟党组成联合政府,参与执政。本届选举中,社民党的候选人是奥拉夫·肖尔茨。曾先后以劳工与社会事务部长和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的身份进入第一届和第四届默克尔政府内阁。在社民党内,肖尔茨被广泛认为是“保守派”的一员。自担任财政部长以来,肖尔茨一直致力于削减政府债务和公共支出。此外,他曾建议建立一个欧洲范围的失业保险体系,以增强欧元区抵御经济冲击的能力。

三是联盟90/绿党,简称绿党,属于德国中左翼的环保主义政党,也是世界上最早的绿色政治组织。政治理念方面,绿党提倡绿色政治,反对扩军、主张和平、反核能,主张回归自然的生活方式。支持绿党的选民主要是受过良好教育的城市居民。1998年,绿党是德国联邦议院第四大党,与社民党结为执政联盟组建联合政府。2005年后,绿党一直作为在野党存在,但继续保持与社民党的联盟关系。本届选举中,社民党的候选人是安娜莱娜·贝尔伯克,2013年当选为联邦议院议员后曾担任经济事务和能源委员会以及欧洲事务委员会的成员。此外,还在议院小组中担任气候政策发言人。


三党在财政领域理念差异最大,金融外交领域理念相对接近


> 财政政策:联盟党主张小政府模式,绿党和社民党主张大政府模式

财政政策方面,联盟党与绿党和社民党分歧较大。联盟党主张减轻税负,对高收入群体更加友好,减少基建等政府财政支出,没有明显针对碳中和的财政政策;绿党主张增加税负,增加基建投资,在碳中和领域激进发力。民进党主张减少低收入群体税负,增加企业税负,提高基建投资,同样支持碳中和。

联盟党主张“小政府”理念,主张降低税负并控制政府支出规模。一是税收领域,联盟党主张降低企业和个人的税负,对高收入群体相对更加友好。个人所得税方面,联盟党主张个人所得税税收曲线平坦化,使得高收入群体的税负相对降低;财产税方面,联盟党拒绝增加针对高收入群体的财产税,为富人的财富积累提供保护;公司税方面,联盟党承诺将把公司税的最高税率控制在25%。此外,还计划通过递减折旧规则的改革进一步帮助企业降低税收。二是支出领域,联盟党主张减少基建等财政支出,尽快实现政府收支平衡。联盟党坚持债务比例控制(德国政府有债务刹车规定,主要指实际赤字与预算赤字的差距需控制在GDP的0.35%以下)并主张将政府杠杆率降低到60%以下。在碳中和方面,联盟党同样支持在2045年实现碳中和,但在航空、运输等领域的政策推进路径相对保守。

社民党主张相对温和的“大政府”理念,主张减少低收入群体税负,增加企业税负,提高基建投资,支持碳中和。一是税收领域,个人税收方面,主张通过个人所得税免税额度的调整减轻中低收入群体的赋税。同时,社民党还将着重针对大型互联网公司征税,并把互联网公司征缴的税收用于推进碳中和。二是政府支出领域,社民党主张增加基建投资,放宽政府债务约束的限制,但并不主张废除债务刹车。

绿党主张相对激进的“大政府”理念,大幅增加税负,增加基建投资,大力支持碳中和。一是税收领域,个人所得税方面,绿党提出月收入大于50万欧元的个人所得税率要从现阶段的42-45%增长为48%,收入大于20万欧元的税率从现阶段的42%提升至45%;主张增加免税额度以减少低收入群体的税收。财产税方面,绿党提出增收1%的财产税(绿党主张的一项新税种,针对资产总额在200万欧元以上的人群每年征收1%的财产税);在公司税层面,绿党主张将公司税的最低税率设置在25%。二是政府支出领域,绿党主张增加基建投资,放宽收支平衡的限制。绿党认为现阶段政府由于债务刹车的限制投资过少,没有充分利用政府贷款的低利率优势,主张进行债务刹车改革并提高债务限额。同时,绿党主张启动价值5000亿欧元、为期10年的政府投资计划大兴基建并刺激经济。三是碳中和领域,绿党主张减少对高碳行业的补贴(如柴油补贴,航空业补贴等)并且新增汽车税。

> 金融领域:三党均支持完善德国金融市场监管,支持欧盟欧元体系

在金融政策领域,三党的政策分歧较小。全部主张完善金融市场的监管方式,并且支持欧盟欧元体系的发展,推动欧元的数字化和国际化。

联盟党提出加强对金融市场的监管,促进欧洲银行业联盟的建立,降低金融体系的风险。联盟党愿意推动欧盟欧元体系的发展,建议欧盟推动欧元数字化,希望欧盟能够更好地协调欧洲的经济政策,加强货币联盟和经济联盟,各国经济政策必须更好地相互协调。

绿党在竞选宣言中,提出诸多具体政策对金融市场进行严监管。一是明确提出要防止影子银行等监管漏洞。二是要求金融服务提供商和金融科技公司的每个产品和每个参与者都必须受到监管。三是加强银行的杠杆率管理。四是主张分业经营,高风险的投资业务必须与存贷款业务分开。此外,对于欧盟欧元体系,绿党也提出多项政策进行完善。绿党建议欧盟应该实现财政的一体化,并且让欧元成为世界主要货币。

社民党在竞选宣言中虽然没有具体政策表述,但也表明要对金融市场风险加强监管。同时对于欧洲欧元体系也秉承支持的态度,希望保护欧洲的自由和法治,并使欧盟成为最现代化的民主联盟,建立一个数字经济发达的数字主权欧洲。

>碳中和领域:三党都对碳中和提出明确时限和措施,其中绿党最为激进

在碳中和领域,三大党派都对德国达到碳中和提出明确的时限以及相应的政策措施。其中绿党最为激进。

联盟党提出在2045年达到全德国碳中和, 2030年前减排1990年碳排放量的65%。在碳中和政策方面,联盟党主张建立一个更加完善的欧洲能源和工业排放交易系统,并增加ETS交易系统的行业范围(关于ETS系统可参考我们前期报告《中国碳中和与欧美相比有何异同》)。此外,联盟党主张调整德国的供应链结构以促进碳中和。联盟党认为,第三世界国家的原材料生产碳排放较高。因此主张原材料的“德国制造”,让德国可以相对环保地制造本国行业主要需要的原材料以达到环境保护以及促进就业的双重效果。

绿党的环境保护措施更加激进。绿党主张2040年实现全国碳中和,其中在2030年减少碳排放70%,2035年实现全国100%覆盖可再生能源。在碳中和政策方面,绿党提出调整全国的能源供应结构,进行电力、供暖和氢的基础设施规划,并到2025年安装 200万台高效热泵。此外,绿党同样支持建立更完备的工业排放交易体系。

社民党与联盟党相同,提出2045年达到全德国碳中和,其中在2030年前减排65%。在碳中和政策方面,社民党主张在工业领域扩大可再生能源和数字化电网,提高能源效率,构建存储技术和氢气生产以及运输网络。其二,在人民生活领域,社民党主张在公共建筑和新建商业建筑上增设太阳能装置,并鼓励社区电力的自给自足。


大选不确定性强但政治民粹化方向确认,德国或现加税基建组合拳但力度有限


> 大选不确定性极强可能出现三党执政,但政治格局民粹化基本确认

根据民调结果显示,过去6个月时间中联盟党在多数时间内处于领跑位置,绿党处于第二位,社民党处于第三位。但近期选情格局出现较大变化,根据8月31日最新民调显示,默克尔所在的联盟党支持率从7月初的29%大幅下跌至21%,同期绿党的支持率由19%跌至17%;过去半年一直位居第三的社民党支持率上行势头迅猛,同期支持率由16%大幅上升至24%,目前支持率居首。

由于德国党派众多,多数情况下需要两党联合执政方能保证对联邦议院的控制权。今年大选的焦灼选情下可能出现三党联合执政。根据Forsa poll民调显示,德国联邦议院的席位数可能达到782个席位,目前没有两个党派的组合有能力控制半数以上的议院席位,今年德国大选可能以三个党派的联合执政收尾。鉴于联盟党、社民党曾表态继续合作执政的意愿较小;且联盟党,社民党和绿党都曾经发表过不愿意与极右翼政党选择党(Afd)组建联合政府的言论,根据Economist选举模型的测算结果,今年德国大选最有可能的政党组合为“红绿灯组合”(社民党+自由民主党+绿党),“牙买加组合”(联盟党+绿党+自由民主党)以及“左翼联盟”(联盟党+绿党+左翼党派)。

美德未来均可能出现加税基建组合拳,但执行力度不宜过分乐观

虽然在三党组合的潜在格局下大选结果仍有极强不确定性,但与当前联盟党+社民党的执政组合相比,三种概率最高的组合均出现明显的“左迁”,德国未来政治环境的民粹导向将明显增强,德国未来可能也将出现“加税+基建”的政策组合,但政策力度可能相对温和。以概率最高的红绿灯组合为例,虽然该政治联盟中有绿党这一相对激进的民粹势力,但社会民主党和自由民主党仍可能对其产生有效制衡。收入方面,社会民主党主张的加税力度相对有限;支出方面,社会民主党不主张废除债务刹车,财政纪律仍然较为审慎。自由民主党则是相对温和的中间派,兼具自由主义和民粹主义,相对绿党的激进理念也会起到中和的作用。

德国当前的情况与美国较为类似。我们曾于前期报告《不宜对美国财政刺激力度过于乐观》中指出,不宜对未来美国财政刺激的整体力度过于乐观。大概率将于9月27日进行众议院投票的1万亿美元基建方案投资周期长达10年,分摊至单年投资规模有限,且新批资金仅5700亿美元,其余为存量资金划拨;亟待落地的3.5万亿美元财政预算方案仅匹配1.8万亿美元的加税规模,赤字缺口极大,鉴于民主党内对财政纪律和加税规模存在分歧,预计方案将在加税规模基本维持不变的情况下削减支出规模,3.5万亿预算案实际落地规模可能向1.8万亿的加税规模靠拢,支出周期同样长达10年。综上,虽然美德未来均可能出现“加税+基建”组合拳,但在党派之间的政治制衡下对于落地规模不可过分乐观。德国大选后大概率面临三党制衡,社民党(相对温和的大政府风格)、联盟党(小政府风格)以及自民党(自由+民粹并存的中间派)等仍会对绿党相对激进的政策理念发挥制衡作用;且绿党主张的基建投资期限同样长达10年,分摊至单年的规模有限,且风格偏向绿色基建。美国也面临两党以及民主党内的政治博弈,基建力度不宜乐观。在此情况下,不会带来过强的基建和相关衍生需求。权益市场我们继续看好科技成长股。2021年中国下半年信用收缩之后经济下行压力逐渐增大,货币政策逐渐走向放松,无风险收益率继续下行并形成股债双牛。股票市场重点看好科技成长股。

 风险提示 

德国选情变化超预期;新政府政策执行力度超预期。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